聚會時,有人出了一個題目:

什麼是距離最遠的?

「你口袋的錢,到我口袋,最遠。」生意人說。

眾人大笑。

「你的心,到我的心,很遠。」文人說。

眾人不解,說是太抽象。

距離,是抽象,或具象

我想,最遠的距離,應該是抽象的吧

具象的,舟車總能到達,抽象的,就隨人的意念飛翔。

台灣是我生長的地方,飄洋過海,移居美國之後,常常想念那兒的一草一木,一城一鄉,

人們總在唱頌臺灣小吃、台灣文化,

我則想念那勤勞的市井小民,臉上特有的笑容,散發著一股令人信任的純樸感。

我也想念層層梯田,波濤稻香,彷彿聽到風的聲音,就在耳邊迴盪。

記得曾在酷熱的夏天,坐在大榕樹,聽蟬聲那片刻歇息,卻讓心思飛上青天。

還有一回,年近七旬的老歌星開演唱會,朋友聽罷歸來,

我們紛紛追問:「她是否豔麗如昔?

那戲謔成性的小老弟說:「她真的是傾國傾城啊!

「都沒變?

「該塌的,都塌了,所以是請傾國傾城啊!

換來一陣笑罵。

那為何演唱會的票都賣完了呢?因為歌聲沒變,依舊是盪氣迴腸,

人們聽著,聽著,都入迷得閉上眼睛,想著各自的年少時光。

是的,想念,是最遙遠的距離。

在家時,不想家少時,不計算歲月。

當距離出現時,想念就出現距離越遠,想念越濃。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宋晶宜 的頭像
宋晶宜

宋晶宜 GinnySoong 的部落格

宋晶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